欢迎来到云南省花卉技术培训推广中心!
市场行情

首页 > 市场行情 > 分析预测

正视转型保持信心

来源:全球花木网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3-07 浏览量:799

春节过后,作为花卉从业者,最关心的就是今年年宵花的行情。但相比往年,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,在全国不少地区,一批花卉市场春节前后陆续拆迁,无论是花卉产品提供者还是区域经销商,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对今年的行情“吃不准”,对经营场所的不稳定表现出忧虑和失落。
  其实,不仅仅是今年,也不仅仅是拆迁,年宵市场的行情一直都是复杂多变的。回顾过去这些年,收获的幸福感和遇挫的失落感总是在轮番上演,每一次行情波动的背后,都隐藏着市场的变革与转型。
  年宵花市是一面镜子,里面能看到一个阶段花卉业的面貌。而每一个花卉人、每一个花商作为使者,传播产品的功劳很大。近十年,“年宵榜首”蝴蝶兰供应量从1800万株增加到4800万株;大花蕙兰从不足百万株到超过500万株,杜鹃高位时逼近3000万株……
  2010年春节前,南京花商陈奇宾备下100余万元的年宵花,最后却有30余万元的尾货。那年,市场没被金融危机席卷,但是大范围雨雪搅了花商们的新年。虽然物流水平有了改观,但做花卉依然摆脱不了靠天吃饭。
  2011年,福建永福的陈庆杉很高兴,腊月没过半,他的杜鹃全部售完。连续三年大减产,市场扔掉了1600万株的包袱,杜鹃“老三样”成功解套。那年,瞅准时机,一些人增加了高山杜鹃的进口量。
  2012年,“凤梨教父”梅庆超为春节准备了120万株成品。虽然前期销售不错,但风险最终还是转嫁到了市场。那年,凤梨供量达700万株,总体价格骤降30%。
  2013年,年宵花遭遇史上最寒冬,集团消费消失、价格销量拦腰斩,一批人开始沉思……那年,蝴蝶兰的供应量上升到3000万株。
  2014年,北京花商赵吉柱不得不亲自盯紧每一个买花的人,他不想失去每一个订单;而在千里之外的郑州陈砦,批发商关平果的摊位也比前一年冷清了不少。消费严重下滑,供应仍在加码。那年,蝴蝶兰4000万、红掌700万、凤梨1000万……
  2015年,青州李庆海向记者吐槽:仙客来卖不动,成本高、白菜价,正经历煎熬。那年,凤梨扛过三年低谷喘了口气,近700万的供应量全部消化。
  2016年,北京组织花企进驻京东,京东当年的年货街,给年宵花开了专场,显然,网络的挺进势不可挡,另一线光已照进市场。
  2017年,供应端停止了疯狂,更多的人不再豪赌年宵。
  2018年,春节市场这面镜子,已照不出花卉业的全貌,押宝年宵正在成为历史。
  今年,先是年宵启动前一批市场拆迁;年宵期间再起波澜,大连一家大型花卉市场宣布停业整顿;春节刚过完,四川成都传来消息,当地至少有三家花卉市场即将面临歇业……或许这样的消息还会陆续传来,这意味着,在部分城市、部分市场,将有一批人,彻底退出这一行当。在这样的又一次转型升级中,花卉销售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甚至会出现花市行情中断的现象。
  应该相信,家庭消费的蛋糕远不止现在这么小,这些年我们撬动的,还只是冰山一角。人们在追求幸福生活的过程中,需要更多优质、多样的花卉产品传递美好。市场关停,只是在终结旧的交易形式和习惯,市场必将迎来新时代,拥抱新业态。
发布需求

互动专区

MOR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