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云南省花卉技术培训推广中心!
市场行情

首页 > 市场行情 > 分析预测

改革开放的绿色启示:蒙草生态模式

来源:北方融媒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1-29 浏览量:359

        隆冬时节的华北大地,进入了一年之中的冰封时节,举目四望,难见一片绿色。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,蒙草生态的草博园里却到处绿意盎然。这里,种植了30余种适宜北方冬季生长的乡土植物,通过“选—育—繁—推”,开发生命力顽强的乡土植物资源。
        长青石竹是蒙草生态驯化的众多乡土植物中的一种,即便大雪深积,一株株颜色青翠的长青石竹也能恣意生长。
        2014年1月28日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内蒙古,详细了解干旱地区生态恢复和生态环境建设情况。看到了长青石竹、山丹和紫羊茅等耐寒耐旱的草种,印象十分深刻。
        长青石竹一年有11个月都是绿的,它被发现于内蒙古草甸草原,具有超强抗寒本领。经过科研人员的驯化和繁育,长青石竹已经成为北方城市、草原、矿山冬季里的绿色主角。它不仅绿期长,还节水抗旱,在冬季可以越冬、在沙漠可以生长,是北方干旱地区生命力最为顽强的草种。
        习近平总书记说,有些地方城市绿化用“奇花异草”,成本很高,不可持续;靠外来引进,也不适宜,所以一定要走出一条符合我们自己自然规律的、符合国情、地情的路。
        5年来,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蒙草种业科研为起点,正是中国向生态文明全面转型的5年,山水林田湖草,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而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小草?实践给出了答案。
        那些曾经被忽略的“长青石竹”,正在被更多的人重新认识。
        乡土种子和国土绿化
        绿化一个美丽中国,一棵小草居功至伟。如今,草种和草业已快速崛起,以草为基础的生态修复工程,广泛应用于国土绿化、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,市场需求越来越大。
改革开放40年来,中国的城市绿化和生态修复,曾经出现过一轮“南树北栽,东花西移”的风潮,进口洋草种被大量引入。
        北京林业大学教授、国家草产业科技创新联盟理事长卢欣石曾说,中国草坪草大量进口,这些引进的是国外的草坪草,一个突出的问题是“娇气”,耗水比较多。
实际上,那一时期,除了资源开采形成的破坏。城市化进程的和房地产开发的热潮,引进一些名贵的的进口树种和草种,来扮靓城市。
        然而,生态的适地性效应,在小草这个领域非常明显:洋植物引入进来,不光建植成本高,而且耗水量和养护成本也非常大,因为不适应当地的环境,有些草种难以成活,需要重复建设投资,导致了“绿化与人争水喝”的局面,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绿化。
        乡土草种被重新认知,曾经历了一番认知的曲折。
        这样的状况,首先让一位牧民的儿子陷入了沉思:内蒙古草原最不缺的就是草,草原上生长的野花、野草,它们既抗寒又抗旱,从来没有人看护,却依然生长得顽强而葱郁。
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野花野草,来绿化我们的城市,修复我们的草原?
        所幸,这位牧民的儿子,是一个行动派。他利用自己从事城市绿化的资源,找到了一块土地用于草种试验,在数以千计的草种中,寻找那些顽强的乡土草。
        前期的应用实验取得了成功,他总结为“羊倌儿理论”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水土也养一方植物,一个地区生命力最顽强的植物,一定是这里的“乡土植物”。
        他曾经是一个放羊娃,春天哪种草先绿,秋天哪种草最后枯黄,他是最清楚的。因为羊会“跑青”,哪里有新鲜的嫩草,羊就往哪里跑。在草原上,耐旱的草是羊的最爱,也是放羊娃的最爱。
        就这样,那些节水、抗旱、生命力顽强,能在草原上恣意生长的,被他采集和保存下来,他建设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种质资源库,用于存放这些优质草种。
        而他的乡土植物绿化城市和修复草原的朴素理念,也随着时间的推移,被逐步接受。
        2014年1月28日,习近平总书记勉励蒙草的科研人员,找到符合自然规律的、符合国情、地情的路,自我开发,然后推广。
        而且,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,不仅城市绿化是这样,草原、牧场也是这样,还有整个三北地区的防沙、抗沙、绿化,都需要这样的思路。
        “师法自然”的生态修复理念,由此迅速发酵和传播,成为草原、城市、乃至整个三北地区的防沙、抗沙、绿化的核心思路。
        放羊娃和乡土草种
        2018年10月24日,全国工商联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,发布《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》,蒙草生态董事长王召明赫然在列,他是环保行业唯一入选的企业家。而王召明,就是那位放羊娃。
        如今,蒙草生态在对“抗旱、抗寒等抗逆性强的乡土植物”,开展系统性研究,一批又一批的抗旱植物,已经在北方城市应用。野生地榆、二色补血草、细叶百合、长青石竹……这些曾经在大草原上无人问津、无人知晓的野花野草,取代了国外进口的“贵族花草”,走进了人们的生活,成为了生态建设的主力军。
        中国幅员辽阔,生态区域类型多样复杂,这些乡土植物,在干旱与半干旱气候的大草原上,更有广阔的用武之地。
        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有60亿亩草原需要生态保护,有30多亿亩荒漠土地渴望变成绿洲,有2500万亩、26000多处矿山废弃地需要修复。做好大生态,需要强大的生态用种及数据智慧配合。
        近几年,蒙草生态将20多年的生态经验,汇聚成生态大数据平台。根据当地气候、土壤、水文、草原退化情况等特点,选择适宜的修复集成技术、适宜的草种组合,精准修复生态。
        2016年,内蒙古扎赉诺尔露天煤矿关停,这个内蒙古大草原上的百年煤城,也走上了生态转型之路,巨型的矿坑亟需恢复为草原。
        还是那套不断丰富的土办法,蒙草用自主研发的矿山修复基质土、羊粪等天然肥进行土壤改良,并提供昆虫、微生物等生存的环境和丰富的饵料,让土地恢复到可种植植物的状态,然后用种质资源库里那些草种,优中选优,配好比例,播洒下去。
        两年的时间,露天煤矿巨大的矿坑已经发生了绿色蝶变,盖上了绿草绒衣。
        通过不断积累和实践,蒙草迄今为止已经建起了“土壤大数据”和“种质资源大数据”,收集包含内蒙古草原、京津冀地区、宁夏、西藏等地乡土植物几十万份种质资源、植物标本和土壤样本。
        土办法里有真知,改革开放四十年,也是中国生态文明理念从小草萌发到蔚然成林的过程,放羊娃王召明和他的蒙草生态,与内蒙古生态建设同频共振,打磨出一套宝贵的方法论:“师法自然”的生态修复理念。
        如今,蒙草生态的这套方法论也像一颗种子,从内蒙古出发,在中国大地繁育开来:这样的生态修复模式,已经被复制为疆草、藏草、滇草、秦草等事业群。而且走出国门,在新加坡、阿联酋等国移植生根。将生态文明成果惠及全球,中国不输出种子,输出的是生态文明思想的种子。
 
发布需求

互动专区

MORE+